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68 大结局

    番外之月夜私奔     夜深,斜渡岛如一只绿螺浮在海上。半片月亮悬于天幕,月光碾碎成万万片撒落在海面。     斜渡岛最高处有一座仙气缭绕的宫邸中。厚重的大门忽然被轻轻推开一道缝,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溜了出来,怀中还抱了一只小包裹。     身影东张张西望望,确定安全,这才蹑手蹑脚走出好远,忽然拔腿小跑,奔至一处精致小院。这里是斜渡岛的客房。     身影来到门前,“扣扣”,“扣扣”,敲门声都透着畏首畏尾之气质。     门一响,有人来开门了。开门者一身薄薄红绡睡袍笼身,松松掩着衣襟,无意识地露出大片光泽胸口。乌丝散落肩后,一张俊颜被睡意染得诱色横生。     九羽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道:“唔……是印儿啊。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等一下。这么……晚?!”     刚才还雾蒙蒙的双眼瞬间被滤过一般,精光闪亮。抬头看了一眼当头月儿,这时间段,正值夜半时分,无比暧昧的时间段啊!     眼睛亮亮的再看到门前的人儿漂亮的小脸蛋儿上,不由得喜上眉梢,嘴角浮起一个意味可疑的笑。忽然一探手,握住了青印的一只手,往屋里一拽。     青印倒吸一口冷气,抬起一只脚蹬住了门槛,狐疑地看着他:“你干什么?”     九羽笑眯眯道:“印儿深夜抛下那只臭猫,踏月而来,自然是来私会九哥的,还不快进来~”     “什……什么私会啦!不是这样!我来找你,是请你帮我个忙,带我离开这里……”     九羽简直是喜出望外。     “早说啊!”手一扬,身后衣架上的大红衣袍应声而起,飘过来罩在他的身上,一眨眼的功夫已是穿戴完毕。一步迈出了门,双手亲亲热热拢青印的腰,凑到她的耳边吐出一句:“抱紧我。”     他突然做出这等如此暧昧的姿态,令青印大惊失色,非但没有抱紧他,反而推了他一把,惊道:“你做什么……”     一句话未说完,已被他揽紧了腰身,只听扑喇喇一声,他的肩后展开一对火色大翼,扑了一下,两人便腾空而起,朝着岛外飞去。     青印低头一看,双脚离地甚远,心头一慌,还是无可奈何地抱住了他。     九羽只觉怀中人儿温软如玉,美得心都化了,飞行的路线也有些弯弯曲曲忘乎所以,以幸福的呢喃声在她的耳边念道:“印儿终于想开了,肯抛弃那臭猫,跟九哥私奔了。”     “什么?什么私奔!你不要乱说哦!”青印惊道。     “不要害羞啦。”     “这关害羞什么事啦,你不要乱用‘私奔’这种敏感词哦。让陌途听到了,会把我们两个撕一锅哦!”     “好,不说便不说。”他温柔地看她一眼,嘴角抿着喜悦的弧度。     这表情看在她眼里,更觉心惊胆颤。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正色道:“喂,你想什么呢!我让你带我出岛,是暂时出去避一避风头,可没有别的意思啊!”     “什么?”他眼中怒星一闪,“避什么风头?”     “这个……这个嘛……不太方便说……”     “你又把那只猫惹炸毛了?”     “没有啦。是他……老惹我啊。”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算了,我不想听,我只知道是带你私奔就好了。”     “跟你说了不要用私奔这种词了啊!”     “哼……”九羽知道了她根本没有私奔的诚意,气不打一处来,恼道:“你再啰嗦,我把你扔海里去。”     青印低头一看,他们果然已经飞到了海面之上,脚下的无边海面一晃一晃的看的人眼晕。     “不要哇……水里有鲨鱼……”     前方忽然远远传来一声冷冷的话音:“立刻,给我把她扔海里。”     青印倒吸一口冷气,凝目望去,只见前方突出的海面的一块礁石上,有个人影抱肩而立,轻扬的黑袍比夜色还要浓重。     “陌……陌途?!”她惊得花容失色。     九羽停止了前进,拎着这个女人,轻拍着翅膀悬停在半空,冷冷问:“如果我不扔呢?”     陌途的音线如夜色一般阴森:“那我就把你们两个一起打下来。”     “切。”九羽不屑地抿了抿嘴角,“这女人根本没有私奔的诚意,你不说我也得扔。”     青印脸色一变,紧紧揪住了他的衣袖,厉声道:“九羽,以后还能不能一起快乐的玩耍了!”     九羽道:“反正现在我不想在海水里玩耍。”     胳膊一扬,将手中女人朝着陌途掷去。     青印死揪着他的衣服不放手,被扔出去的同时,只听哧的一声,九羽的一只袖子被扯掉了。女人的尖叫和九羽的怒吼声响彻海面。     坠落的身体被一对臂膀接住了。     她睁开紧闭的眼睛,正对上上方一对满是怨怒的墨眸。她的脸上慢慢堆起一个讨好的笑:“陌途~”     “你居然敢跟别人私奔。”他的话音像石块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砸在她的额头上。     “没有啦!什么私奔啊,是九羽他想多了啦。”     他哼了一声,手一松,任她跌到礁上,结结实实摔了个屁股墩儿。然后转过身去,沉着脸一言不发。     她顾不得揉屁股,一咕噜爬起来,狗腿地凑到他的身边:“我就是在岛上住的久了,无聊的很,想出去玩几天。九羽他,只不过是个交通工具啦。”     半空中,传来该交通工具的怒吼声:“友!绝!”     一甩剩下的一只袖子,用力拍着翅膀飞了个无影无踪。     陌途脸上的怒意泯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失落:“印儿与我住在这里,觉得无聊?”     “不……不是啦!”她惊觉自己又说错了话,简直是从一片逆鳞翻到了另一片逆鳞。     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极尽讨好之能:“我家大猫长得这么好看,我可以一整天一整天的就看着你的脸什么也不做!”     他的鼻子喷出冷气一股,显然是嫌这话再好听,也说晚了。     冷冰冰砸下三个字:“说、实、话。”     她忽然缩回了抱住他的腰的手,一指天空:“啊!天亮了!我们回去吧!”     他抬头瞥了一眼天上明晃晃的月亮,再鄙视地盯她一眼:“不要转移话题。说,为什么要跑?”     “恩,这个嘛……”她尴尬地瞄了瞄四周,想要逃跑,但礁石实在太小,别说跑,就是转个身也费劲。虽然她的半仙体质可以在水中自由呼吸,但实在不想跳到冰冷的海水里去。     一犹豫的功夫,陌途已逼近到鼻尖前:“休想再编什么理由,快说。”     ……她还是跳进海里算了。     这念头一闪,已被他掐住了腰。     这下子想跳也晚了。     被他一对冒火般的眸子注视着,她遁无可遁,脸忽然涨得很红,咬咬牙,一狠心道:“你知道,我们家世代药商。”     他愣了一下。早就料到她会扯东扯西,但没想到能扯得这么远。愣怔答道:“我知道。”     “所以我是在药堆里长大的,什么药材都见过。人参,灵芝什么的。”     他的表情变茫然了:“那又怎样?”     “还有鹿茸……虎……鞭……什么的……”     他越发找不着北:“你到底想说什么?”     “虎……鞭……”     “……那是味大、补、的药。”他的眸中忽然精光一闪,再一眯,“你是想让我补补?”     她唬得一跳,险些没掉海里去:“不是啦!”     他抚住了额头:“你的语言能力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是你理解能力出问题了!”     “鬼才理解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虎鞭啦!那玩艺儿……我小时候就见过!吓死个人!全是……倒刺!简直是个狼牙棒!呜呜呜……”     他茫然眨了眨眼:“虎鞭的倒刺,与你有何关系?”     她的眼睛不敢看他,整张脸埋到手心里去,传出含混的话音:“老虎和你……都是大猫啦!我一定会死的!”     他呆了半晌,忽然醒悟了过来:“你是害怕我的……也有倒刺?”     “呜呜呜不要说啦!”     他忍不住笑意:“这就是连日来你一直躲着我,不肯跟我……的原因?”     “你再说我就跳海哦!”     他拥住她,脸埋在她的肩窝笑个没完,直笑得她恨不能循海而去。     直到笑够了,贴在她耳边轻声道:“印儿过虑了。我不是虎,是神兽,会变幻之术,印儿想要什么样的,便有什么样的。”握着她的腰的手忽然微微用力,“我们这就回去讨论一下,你的具体要求……”     青印终于撑不住了,感觉这种对话无法再继续下去,腰一拧,终于从他手中挣脱,扑嗵一声纵身入海,仗着能避水的半仙体质,劈水而逃。     陌途站在礁上,笑得眼睛眯成一线,低声念了一句:“这次休想再逃。”     跟着纵身入海,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美仑美奂、活色生香、令人掩面的海下追逐战。     ……
推荐阅读: 《花色宜人》 《苍穹不归》 《面首》 《超级小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