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八十九章 生命

    接下来的一周,洛晓槿每晚开始忙于预习自己的双学历资料。    每晚和韩依晨的聊天还是会进行,只是她一边预习一边打字而已,偶尔会有太专注于某道题而忽略了回信息的时候,拿起手机看到韩依晨发的消息,知道他又有情绪了,但是此时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扑进深处去与他纠缠。    如此几天后,对于和韩依晨的聊天也慢慢成了一种模式,她甚至想跟他说,“可不可以取消每晚聊天?”但是她知道他非但不会同意,反而有更大的感情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便忍住了。    但一直郁积在心里总是会阴霾密布。一个下午,洛晓槿正闷闷不乐地趴在桌子上发呆。突然听到郑玲她们的欢声笑语,一进门,洛晓槿挤出笑容直起身来,问她们玩得好不好?    她们是去社团的组织的游戏活动,以前这类游戏是洛晓槿最感兴趣的,因为很符合她的天性,可是韩依晨一定不让她去,她毕竟不能暗自瞒着他,这样她心里也过不去,怎么玩得尽兴呢?    其实不只这个游戏,对于学校里的很多活动,韩依晨都明说暗说给加上了禁令。这样一来,洛晓槿的行为举止,说是步步惊心都不为过。    郑玲使劲地点头,走过去,拍拍洛晓槿的肩膀,“怎么了,你的小男朋友又惹你生气了?”    “唉!不说了!”洛晓槿这段时间也会时不时地跟室友们讲述自己与韩依晨的矛盾,所以现在每当自己有什么情绪波动,她们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沈天娇说,“我觉得你越来越不像你自己了!”    记得以前,曾经有人说,“我觉得你变得越来越女生了。”    洛晓槿现在很赞同沈天娇的话,因为她也这样觉得,所以,不管怎样,现在正在恶化。    又是一个周末,韩依晨从学校过来找洛晓槿吃饭。    两人在一家热闹非凡的汤锅店里,正吃得津津有味,洛晓槿突然对韩依晨说到,“韩依晨,我给你说一件事,我报了双学历,所以今后每周都要培训了,有空闲时候我们再见面哈。”    韩依晨筷子停在了半空,脸上的欢喜倾刻化为愤怒和悲伤。    “你说,说什么?”    “就是那个双学历,我记得以前还给你提过吧!”洛晓槿不以为然地轻描淡写说到,然后给韩依晨夹了一块肉,“吃啊,边吃边说。”    “什么双学历又出来了?当初你不是答应我不报吗?我不是给你说了那么多我们好不容易才一起来了C市!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一些相处的机会?”韩依晨的声音急速,低沉又悲凉。    “你不要那么激动好不好?这又不是其他什么事,是努力奋斗难道不好吗?当初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是你自己误解了好吗?”    “你只管奋斗就不管我了,你为什么要这个样子!”韩依晨把筷子放在桌子上,声音增高了几分。    邻桌的人都看了过来,洛晓槿脸上一下子就变得火辣辣。    她也放下筷子,“算了,现在还是不要探究这个问题了,你早点回学校。”    韩依晨极其哀怨地看了洛晓槿一眼,然后就直接往外面走去,决绝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又心疼又害怕,洛晓槿赶紧起身追了上去。    洛晓槿跑上前去一把抓住韩依晨的手,“你去做什么?”    韩依晨头也不回就甩开洛晓槿的手,一语不发地继续往前走。    洛晓槿盯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颤抖,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C市夜晚的灯红酒绿渲染了整片夜空,夜空之下,是嘈杂的喧闹声和迷离的引擎声。    谁能注意到,在这片陌生的城市夜景之中,有两个伤心人,正一前一后地漫无目的地走着。    洛晓槿实在不知道他到底还要往哪里走,赶紧又跟了上去,跑到他面前拦住他,望着他问,“你到底要去哪里?”    韩依晨侧转身体,看着头顶上的巨大显示屏,不发一语,在光线的照耀下,明显看到了他眼里的泪花。    “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我们一起努力难道不好吗?”    看到韩依晨还是不说话,洛晓槿把韩依晨扯了过来,激动地吼道,“你说啊,回答我啊!”    韩依晨高高地望着夜空,还是没有说话。    洛晓槿一甩头,趴在了旁边的栏杆上,韩依晨看了她一眼,依然保持现有的姿势僵站着。    两人就这样熬着夜晚,旁边经过的人时不时会望过来,然后又漠然地走开。    好大一会儿,洛晓槿转过来,借着光线也看出了她哭过的痕迹,她狠狠地盯着韩依晨了一会儿,然后撂下一句话,“你自己回去,我回去了!”    然后一甩头就大步离开。    韩依晨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傲劲,也兀地向相反的方向离去,步子迈得更大,更快,才走了几步,就听到背后哒哒的奔跑声,然后很快就又看到了洛晓槿的脸,她几乎是带着哭脸问韩依晨,“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半晌,她慢慢拉起韩依晨的手,哭到,“你说过的给我幸福呢?你说好的要永远爱护我,疼惜我呢?你说过的不再会让我感到悲伤呢?”    听到这些话,韩依晨的眼泪也嗒嗒直往下掉,是啊,他是说过这些话,可是现在不是他愿意这样啊!    可是,他还是心软了,熟悉的心疼的心痛油然而生,似一头猛兽,在心里乱撞,撞得浑身的细胞都疼。    他终于转身过去,擦擦洛晓槿脸颊的泪水,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自己却哭得稀里哗啦,“你不哭了行吗?我不怪你了!”    洛晓槿在他怀里瓮声瓮气地“嗯”了一声,然后伸出双手把他也紧紧抱住。    两人就这样紧紧相拥在霓虹遍空的广场上,喷水在中央喷起巨大的水花,人们带着欢声笑语从他们身边走过,这情景,像极了偶像剧里的场景。    片刻之后,洛晓槿松开了手,脱开怀抱,手抹了一下湿润的眼眶,用一种祈求的眼神望着他,“那你回去了好吗?”    韩依晨深情地看了一会儿洛晓槿,终于点头答应了,“嗯,我会回去,不过我先送你回去。现在那么晚了,我不放心你!”    洛晓槿本想拒绝,想让他早点回去自己才可以安心,但是又意识到拒绝也是浪费时间,于是索性同意了,和他匆匆赶回了自己的学校,然后在公交站台,目送着他坐上公交车离开。    透过车窗,他的脸在明亮的车厢内亮得刺眼,也亮得生硬,最后终于渐渐离去,洛晓槿又留下了眼泪。    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的交流一如既往。韩依晨说,晚安,爱你一生。洛晓槿回复,晚安,爱你一世。    韩依晨说,周末不见面没关系,她想他就行。洛晓槿回复,会想你的!    韩依晨说,平时要规律饮食,再努力学习也要注意休息。洛晓槿回复,你也是。    韩依晨说,下次见面要让她带他去看一场电影。洛晓槿回复,好!    …… ……    韩依晨说,可不可以第二天给他打一个电话,好久都没听到她的声音了。洛晓槿回复,会给你打的。    好像什么都从来没有改变过,从前和现在一样,她爱洛晓槿,洛晓槿爱他,他们可以从一生走到一世。    韩依晨终于等到了洛晓槿的电话。    洛晓槿的语气冰冷而决然,“我们分手吧!”    韩依晨就像被人打进了一个虚无世界,眼前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只是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肌肤,每一寸骨骼,每一点血肉,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在凋亡。    巨大的震惊感也让他的灵魂游离于知觉的边缘。    不过所有的生命力在灰飞烟灭之前拼命地附着在了苍白的挽留边缘。    洛晓槿说,“她变心了!”    韩依晨怎么相信呢,颤抖着着声音问到,“明明昨天还那么好,怎么现在说变心就变心!    洛晓槿轻蔑地回他,“你不懂有一种东西叫做伪装吗?实话给你说吧,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我伪装也不是为了骗你,是真的不愿意承认。还有,其实我们两个真的不合适,一路走过来问题太多了,你把我管得太紧了,太限制我了,太依赖我了,我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种女生,就只能被你改变,改到现在面目全非,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我知道我自己错了,我也一直在改,你给我机会好不好?以后绝对再也不会让你伤心了。”    “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我不是生气,不是赌气,也不是情绪发作头脑发热种种情绪,我现在很清醒,很理智,而且我对你已经变心了,你改不改也没有意义了。”    “可是你说的那些要永永远远,长长久久,一生一世呢?”    “韩依晨,你真的很幼稚,你难道不明白那些话只是在两个人有爱时才有用吗?就当我对不起你吧!你自己以后好好生活。好了,我挂电话了。”    韩依晨悲伤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洛晓槿在那边没听到韩依晨的回应也没有挂电话。    “可不可以不离开我?”半晌,韩依晨才带着哭腔吐出了这几个字。    “不可以!”洛晓槿决绝地说出这三个字后,狠心地挂掉了电话。    生命力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韩依晨不知道是如何度过那个夜晚的,只知道和洛晓槿在一起的每个瞬间像放电影似地挨个在他的脑海里上演,演完了又演,演完了又演,直到第二天的天明。    他也不知道是如何进行接下来的生命活动的,他只是知道自己一直在动。    上课的时候,眼神空洞地盯着前面,头脑里一片茫然;吃饭的时候,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却完全感觉不出来它的味道;走路的时候,只听到脚步声一踏一踏的,不知道自己走在哪里,周围是什么。
推荐阅读: 《苍穹不归》 《诸天武神》 《最好的年华爱过你》 《至尊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