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大结局

  张长弓想拍电影的念头得到了秦淮的支持,秦淮决定给他投资,并且不会干涉张长弓自己的想法,不会提乱七八糟的要求。有秦淮的投资,张长弓再加上自己的小金库,基本上这个电影是没问题了。   作为电影最大的投资方,秦淮对张长弓的处女座没有收益方面的硬性要求,他愿意投资是因为对张长弓这部电影的欣赏。   仅仅是听张长弓大致讲的内容,已经很能戳到秦淮了。   秦淮的同情心似乎被余生激活了,在遇到余生之前,他并不是很容易被感动的人,遇到余生之后,他不忍心看到这些阴暗的一面。余生带给了他人心应该具备的柔软。   秦淮觉得张长弓这部自编自导的电影真的很有意义,虽然以商业的角度来看,效益要少一些,不符合商人重利的根本,但是就秦淮来看,在价值和影响力方面,绝对是其他速成商业电影不能比的。   “能让我看一下剧本吗?”余生眼睛亮晶晶的看张长弓,这可是见证未来著名编剧全能导演张长弓的第一步的机会啊。   张长弓习惯性的推推眼镜,羞涩的说:“在家里放着没带过来”。   现在他还羞涩的很,一如年少时模样。   “我手机里面有备份,等我去打印出来”,张长弓说,眼睛里有少年人对梦想的执着和燃烧。   张长弓发到秦淮邮箱一份,晚上走的时候,张长弓非常依依不舍,恨不得明天就能把电影拍出来放映。   晚上余生没骨头似的倚在秦淮身上,两个人一起看了张长弓发来的剧本的初稿。不得不承认,天赋真的是一种神奇的东西。   张长弓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从小被家里宠着外面捧着长大的,没有尝过民间疾苦的人,竟然可以写出这么有深度的剧本。   余生搜寻上一世的记忆,她知道这部电影的问世带来多么大的轰动和影响。大概没有人能够想象,电影的原始剧本是一个刚上高中的学生。   余生是带着震惊看的,秦淮是带着考量看的,他发现了剧本中存在的问题,零零散散的不少小问题。这毕竟是张长弓的处女作,其中还有许多地方需要进一步完善,秦淮决定跟张长弓再当面探讨一下。   ----   期末考试之后就是过年了,过完年,宿承聿就要走了。   过年回老宅吃喝玩乐,余生每天惬意的像只猫一样,每天穿着居家的睡衣,柔软细腻的粉色毛绒绒的衣服,窝在家里的沙发上吃零食拿着手机看剧或者偶尔玩玩游戏。   回到老宅就不用跟张老爷子一起跑步了,余生总算盼到了解放,她自认是个懒鬼,实在不适合早起跑步遛弯。她就乐意宅在家里,哪都不去。好在她期末成绩一如既往的优秀,而且秦家人都是惯着她的,她就这样懒散着,秦家老爷子都觉得自家孙女最可爱。   如果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那她怕是每天都情愿在墓里了,她的被窝怕是要成为活死人墓。   宿承聿出国离开的那天来的很突然,没有铺垫的就突然给余生发了条消息,说他要走了。   而且是在离他去机场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时间卡的很微妙。   余生要是想要送他,时间能来的及。   余生要是不想去送他,也可以用时间仓促作借口。   宿承聿还是那个样子,什么都会替余生考虑好,不会让余生为难。余生心里却很难过,这么突然,连道别的时间都没有。明明昨天还一起打游戏,聊天的时候也没有说具体时间。   他们都知道过完年出国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不知道的只是具体的离开时间,他们都很有默契的不去谈这个话题,讳莫如深。   余生和秦淮去机场送宿承聿,秦淮站在外面没有进去。他明白,宿承聿在他家姑娘心里的地位是没有人能替代的,虽然他心里有那么一丝丝想把余生藏起来的意思,但还是强行假装很大度的给他们俩留下足够的空间。   虽然他在外面徘徊了一圈又一圈,不停的想,丫头怎么还没有出来,宿承聿会不会说什么让丫头心软的话。各种念头纠结在一起,秦淮简直是百爪挠心的急,担心宿承聿说什么,余生挽留他。   不是他想的多,他能肯定要是她家姑娘挽留宿承聿,他绝对会留下的,不会在乎那边已经安置好的所有事。他更能理解宿承聿的想法,所以也一直觉得,自己是有些卑鄙的,抢占了先机。   事实上,并不是秦淮想象的那样离别在即依依不舍的互诉衷肠。宿承聿和余生并排站着,两个人都沉默着。想说的话太多了,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两个人都像是在跟自己较劲,怕一张口,好不容易压抑住的情绪就会崩盘。   余生等着宿承聿先说话,她张了几次嘴巴又闭上,喉咙有些梗,没敢说话,眼睛很酸。一说话,注意力就会被分散,可能就控制不住泪腺了。   广播已经响了,必须要登机了,余生看宿承聿握紧了拳头又松开,反复了有三次,宿承聿轻轻的说了一句:“希望以后你能生个女孩。”   可爱精致又漂亮,萌萌的很乖巧。   那样,我就能再看到小时候你的模样。   你要一直都很幸福啊。宿承聿转身的时候在心里默默的说,他实在绷不住了,转身的时候,声音哽咽了,视线也模糊了。   他径直的低头往前走,没有擦眼睛,视线模糊的看不清楚路。余生在后面焦急仓促的叫他一声,“宿承聿”!   宿承聿脚步停顿一下,余生心中百感交集,急切的踮着脚尖叫宿承聿,却只说出一句:“平平安安。”   平平安安,万事顺遂。   愿你岁月无忧。   宿承聿停顿一下,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了,终于还是抬手擦一下模糊的视野。擦掉眼泪,前面的路清楚了,却没有他期待的人。只要回头,他知道,他期待的那个人在原地站着。   他不敢。   迈出这一步,他用了很久的铺垫,用了多大的勇气,来离开她。   一回头,他所有的勇气都会土崩瓦解,铺垫会全盘崩溃。他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前路没有她,多走一步,就离她远一步,宿承聿步伐越来越慢,紧紧的握住书包带,他想回头!他后悔了!他不想离开余生,哪怕只是在远远的地方默默的看着,只要在她旁边,他就安心了。   咬牙大步迈开,咬肌绷的木木的,宿承聿强忍着转身再看一眼余生的念想,径直离开,没有回头。   他不后悔,在最美的时间,遇见了余生。   一直到看不见宿承聿为止,余生还在原地愣愣的站着,不知道站了多久,秦淮过来擦掉她一脸的泪水。她以为她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离别,已经足够坚强,有一颗*之心了。   但看着宿承聿离开的背影时,她还是没忍住,这是两世都陪在她身边的少年,是她很重要的人。   秦淮擦干余生的眼泪,在众目睽睽下拥抱住她,亲吻她的脸颊。   很心疼,也有点微妙的羡慕宿承聿,牵着余生的手,他们走出去。   余生扭头,早已没有宿承聿的身影,她还在期望,一扭头,就能看到宿承聿在眉眼弯弯的笑着,还是那个青涩的少年。   岁月也不算冗长,你我都很善良。   ----   张长弓的电影剧本和资金都到位了,人员什么的他也自己筹备好了,万事俱备就差演员了。   上一世这部电影在好几年后才问世,在对张长弓的访谈中,听说这一直是张导演的遗憾,没有早一点让自己的电影出来。   张长弓把目标瞄在了余生身上,觉得她很有灵气,非常适合演他心目中的电影女主。   余生跃跃欲试,她想要开始跟上辈子不同的人生。关于电影的男主,余生想推荐梁城来演,但担心乱他上一世的原本的命运轨迹。   余生征求家人的意见,说她想演电影。有的豪门贵族,是不愿意自家孩子抛头露面的。家人随她的意愿,她挺想尝试的。   因为上一世秦淮不在,所以她学的东西很辛苦,学她不感兴趣的金融学管理,这一世她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虽然这个电影的男主,气质形象不适合梁城,但剧中唯一一个对女主表达过善意的人,是山村小学的校长兼老师。但山村里的大人,并不是很在乎孩子的教育,这个老师对女主的遭遇能帮就帮,其他的也有心无力。   是电影里罕见出现的人性,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在整体基调沉闷的整个影片中,是一抹亮色。   她仔细想想,上一世看对梁城的访谈,说是从跑龙套开始,跑了很多年。余生觉得搅乱梁城的足迹,这一世起点更高,梁城可能成长起步的更快。   她跟张长弓说了以后,张长弓想先见一见梁城。余生作为中间介绍人,跟梁城说了情况,梁城一直都有要演戏的梦想。   一拍即合。   余生还是参加了少年班的招考,学习和演戏都不放弃。既然她想演戏,秦淮给她找了专业的演员和老师来指导她。   在秦淮上一世去世的时间之前,余生去了市里的所有的大小寺庙道观和教堂,然后又去全国有名的寺庙。   求遍了各路神佛,保佑秦淮平安无事。   可能是天上过路的神佛听到了余生虔诚的祈求,也或者秦淮命中本没有这一劫难,秦淮在上一世去世的那一天,被余生缠在身上睡的安稳。   余生生日的那天,和梁城双双问鼎影帝影后,成为最年轻的影后,也在那一天,在颁奖典礼上,余生宣布跟秦淮结婚。   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在秦淮身边。   七年后。   正装领结的秦淮,怀里抱着个两岁多的小正太。余生穿着轻巧的高跟鞋,带着墨镜,挽着秦淮胳膊。   “恭喜,百年好合”   “谢谢”   祝福的声音不断,丰逸笑的灿烂,乐瑥幸福的现在旁边,一对美满的璧人。   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   余生还是一副少女的模样,这些年被秦淮保护着,宠着,没有被娱乐圈污染,依旧如同纯挚少女。心态越来越年轻。   一对新人在礼台上喜结连理,余生和秦淮相识一笑,连怀里的娃娃都是笑容满面。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推荐阅读: 《天才前锋》 《总有暴君想嫁我》 《起灵师》 《乒乓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