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番外4 命中注定

    曹雅希进行手术的那天,可以说他的内心是分外紧张的,从紧紧闭上眼睛,到听着轮床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他紧张的一颗心都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没有人在知道自己要进行高风险的手术时不紧张,曹雅希也不例外,虽然他总是装作一副坚强的样子,总是用最温暖的笑容去安慰别人,但此时也只有他心里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害怕面对这一切,又与病魔抗争的多么痛苦。    这是决定命运的重要时刻,在这种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别人都会想起什么样的事情,曹雅希不得而知,他只知道,他的脑海里只有童紫涵的笑脸,以及她轻声细语的情话。    过往的经历如同放电影般在曹雅希的脑海中回放,那一幕幕暖心的画面,一次次浪漫的纠缠,也包含那支离破碎的痛苦回忆。    一切都好像重头再来,他将这些琐事都重温过一遍,就像是回到了过去,虽然此刻他紧张的几乎快要昏厥,但想起与童紫涵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便也觉得心满意足了,再多的恐惧也都被内心的温暖压了下去。    轮床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应该是到手术室里面了,可曹雅希依然不敢睁开眼睛,不敢去看身边的环境。    他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胆小了,但他就是害怕面对这一切,或许,说的更准确一点,他是害怕自己再也无法抓住童紫涵的手了吧……    林医生在几名助手的帮助下将一切都准备就绪,她缓缓走到曹雅希身边,见他不安的紧闭着双眼,不由得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曹雅希,你别紧张,我们今天还是会像上次一样的。这只是一次胃癌手术,医院里每年不知道要接诊多少这样的病人,今天来的都是经验丰富的医生,我们给你药物麻醉后,你安心的睡一觉,醒过来就没事了。”    “我真的……真的还能好起来吗?”曹雅希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向了站在身侧的林医生。    林医生的水平他再清楚不过了,他自然也相信林医生选进手术室的医生和护士的水平,可是此时此刻,他不是怀疑在场的医生,他是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林医生轻轻点了点头,低声说:“你放心,在上手术台之前,我们集体对你的病例进行了透彻的分析和研究,参照你现在的情况,讨论出了最适合你的手术方案,虽然这次手术的风险比上一次要高很多,但我会尽力的,这里的每一位医生都会尽全力帮助你恢复健康的。”    曹雅希笑了笑,再次紧闭上了眼睛,漆黑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他的声音格外虚弱:“林医生,我从入院之前就认识你了,一直都是你在为我治疗和检查,上一次还帮我顺利的完成了手术,我们两人都认识了这么久,我自然愿意相信你……我都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开始手术了。”    “我们开始吧!”林医生看了看闭上眼睛一言不发的雅希,然后对手术内的其他医生点了点头,立刻就有助手过来将麻药缓缓推进了曹雅希的身体内。    在药物的麻醉作用下,曹雅希很快就进入了昏睡状态,外界发生了什么,他都无从了解,他只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他很快乐,这是他遗失了很久的快乐,现在,他终于在梦里把这份快乐找回来了。    梦里的场景并不是虚构的,而是曹雅希曾经真实经历过的场景,恰恰也是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他和童紫涵,从很早就见过了,只是两人没有交集,算得上是擦肩而过的一面之缘,所以谁都不会记得。    梦里的他重新回到了平凡的中学时代,那时候的他刚刚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中心第一中学,会弹钢琴,又总是在学习上拿下全年级第一名的他,是众人眼里的白马王子,但他却总是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不愿与任何人亲近。    那时候,只有和他一同长大的宋月樱每天不厌其烦的黏着他,不管他有多么的冷漠,也不管他对她发过多少次无缘由的脾气,她总是固执的陪在他的身边,午休时给他送午餐和水果,打篮球时给他买矿泉水,看书的时候就安静的坐到他身边守着,久而久之,他们成了学校里公认的一对小情侣。    当这个谣言开始在学校里疯狂传播的时候,曹雅希是真的生气了,可宋月樱依然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似乎还很享受这个谣言,依然毫不避讳的每天和他一起来学校,放学一起回家,追他追地紧紧的,但具体是怎么追的,曹雅希也有些记不清了,可他并不觉得当时的自己有什么独特的魅力,那时候的自己,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留着规规矩矩的学生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了。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呢?为什么宋月樱会将自己跟的这么紧?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不喜欢她这样吗?明明小时候的他们就是很普通的好朋友,他是她眼里强壮有力的大哥哥,她也是他眼中温柔可爱的小妹妹,为什么现在两人的关系会变得如此复杂呢?    不过才十五岁的曹雅希,还无法彻底想通这些事情。    直到那个周末,曹雅希被宋月樱以学习为借口叫到了市中心最大的图书馆去上自习,可谁知道看书才看了不过十五分钟,宋月樱就说自己的肚子饿了,硬是拉着他来到了商业街上一家不起眼的小吃店里。    梦到这里,曹雅希不免有几分疑惑,这都是年少时经历过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为什么会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将这些七零八碎的画面一一想起来呢?    有时候缘分会来的莫名其妙,像曹雅希和宋月樱家中的这种条件,平时都是在高档餐厅用餐,根本不会跑到这种不起眼的街边小吃店来,但那天,宋月樱突发奇想,非要尝一尝小吃店内食物的味道,便瞒着家里带曹雅希过来了。    曹雅希只依稀记得,当时的他是很不情愿的被宋月樱拉进那家小吃店的,他没有任何食欲,进去以后,他自然也什么都没有管,只是找了靠里面一个较安静的角落,继续翻看手中的世界名著。    当时的时间差不多是上午十点,还不到午饭时间,店里分外冷清,除了坐在柜台后玩手机的几名服务员,就只有靠近店门那里坐着两个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她们的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特色小吃,两人边吃边聊,不时传来阵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似乎关系很好的样子。    宋月樱兴奋极了,自作主张的跑去点餐台那里拿了菜单,认真地为两人挑选了好多没吃过的小吃,等待的时间,她侧头望向了看书的曹雅希,微微一笑,心里暖暖的。    而就在这时,坐在门前的两个女孩的谈笑声消失了,一个女孩起身到门边接了一通电话,回来后脸色很难看,她呆坐在那个女孩的对面,一言不发,似乎有很重的心事。    店里忽然安静下来,这让曹雅希也停下了翻书的动作,抬眸好奇的看了过去。    那天的阳光微微有些刺眼,那个背对着她的女孩子整个人都被和煦的阳光包围着,周身仿佛带着光泽,让他无法真切的看清楚她的模样,只记得她穿着一条可爱的淡粉色连衣裙,皮肤雪白,瘦瘦小小的。    就在这时,那个接电话的女孩率先开了口:“小涵,对不起,我等下可能不能陪你一起去医院里看望爷爷了,我还有其他的事,你慢慢吃,我先离开了……”    “婷婷你等一下!你怎么了?刚刚不是一切都好好的吗?爷爷他很想你,总说让我带你回家玩呢!是谁给你打的电话,是家里发生什么急事了吗?要不要我帮忙?”那个叫小涵的女孩立刻拉住了婷婷的手,声音格外清脆动听。    等等!这声音……这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    昏睡中的曹雅希听着那个小涵的声音,心里就像是流过了一股甘冽的清泉,分外清凉,分外甘甜,让他整颗心都开始狂烈的跳动起来,他贪恋这份前所未有的舒适。    原本和谐的画面在下一秒发生了转变,婷婷猛地甩开小涵的手,生气的站了起来,大声叫嚷着:“拜托你不要再装了!你现在这幅假惺惺的模样让我看着恶心!你拿我当猴子耍,你以为我还会傻乎乎的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和你继续做朋友吗?”    “婷婷你在说什么啊?我装什么了?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啊!你怎么突然变了呢?”小涵的声音有些哽咽。    “好朋友?你就是这么把我当好朋友的是吗?”婷婷冷笑了一声,她缓缓举起手机,将上面的一张照片展示给了那个叫小涵的女孩子,神情十分痛苦。    照片上有什么,曹雅希看不清,他也看不到小涵脸上的表情,只听小涵焦急的轻声辩解:“婷婷你误会了,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他是我小学同班同学,上次他来找我,说约我出去玩才照了几张相片,我是你的朋友,你要相信我!”    婷婷绝望的摇了摇头,难受的说:“相信你?我相信你的事情还少吗?你明知道我喜欢唱歌,明知道我有多珍惜那次出演比赛的机会,你已经处处都做得比我好了,为什么还要听老师的,报名参加歌唱大赛,然后理所当然的把我挤下去,无限风光的到北京去参加总决赛?    “就像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这件事情,你明知道我有多喜欢董天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追他追的那么苦,你不帮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要瞒着我和他出去玩,还和他找了这么多张亲密的照片,你难道一点看不出来吗?董天泽的眼睛里只有你!”    “婷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一直都把你看做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和你抢什么,那次的歌唱大赛你从来都没有说过不想我参加,我以为你会为我赶到高兴,我根本没想过你会在心里这样想!还有董天泽,我对他真的没有任何感情,我们只是朋友,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呢?”小涵声音很轻,听着对方的冷漠言语,她似乎很难受。    婷婷生气的大声说道:“在咱们年级里随随便便找个人出来都知道董天泽他喜欢你!我本以为你不认识他,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但现在我真的是受够了你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来欣然她们说的没错,无父无母的野孩子,就是心思重!亏得我当初还替你反驳她们,现在我真是后悔!”    “婷婷……”小涵哽咽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婷婷收起手机,深吸一口气:“我那么信任你,你跟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毫无原则的相信,你说你爸爸妈妈不要你了,你说你爷爷生重病住院了,以前我也总是跟你回家去玩,看着你家的状况,那时候的我真的觉得你很可怜,觉得像你这样温柔善良,不争不抢的单纯女孩,现如今真的不多了。    “所以,在我的眼里,那些欺负你侮辱你的人,都是心机很重的,她们不配和你做朋友,而我,甚至都觉得自己不配和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做朋友,但因为你的善良,我们一步步走成了今天这样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但我从来没想过,你才是心机最重的那个,你展露在外的样子都是你装出来的,你抢走我的机会,抢走我的一切,现在连我喜欢的人都要跟我抢!算我笨,是我看错人了,所以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可是爱情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能左右的!谁喜欢谁,谁不喜欢谁,这都不是你我一句话就能改变的!婷婷,爱情这种东西不能强求!是你的爱情,永远都不会消失,不是你的爱情,无论你付出多少努力,你都得不到的!董天泽的那份爱情,既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小涵心疼的劝说着,这些话似乎让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花光了所有的勇气。    这番话听得曹雅希愣愣的,是啊,爱情不就是如此吗?    谁爱谁,谁不爱谁,这种复杂的事情谁都要经历几次吧?就像现在的宋月樱和他,所有的感情不过都是宋月樱的一厢情愿,但他又能做什么呢?    “我还不需要你来教育我!”冷声说完,婷婷起身,到点餐台付了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小涵呆坐在那里,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曹雅希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见小涵坐了片刻,就默默地起身打包好了桌上剩余的全部食物,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就离开了。    刺眼的眼光下,曹雅希只看到了她挂着泪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有一种魔力,将他深深的吸了进去,让他的心也有了几分悸动,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雅希,你看什么呢?怎么看的这么认真啊?”宋月樱端着餐盘走到了曹雅希身边坐下,见他望的出神,她不由得好奇的回头去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曹雅希回过神,笑着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进行户外活动。”    宋月樱见他这副奇怪的样子,也没敢多问,乖乖的坐到他身边,将食物推到他的面前,和他一起开心的吃了起来。    梦到这里就断开了,沉浸在昏睡中的曹雅希心中微微一颤,原来,原来我从那个时候就见到你了,原来,那是我第一次看你在我面前掉下眼泪,而你,现在是不是也在难受的为我哭泣呢?    对不起,这些经历,我现在没办法告诉你……    对不起,我保护不了你了……    迷蒙间,曹雅希仿佛听到了仪器发出的刺耳的尖锐声响。    “病人心跳骤停!快!准备抢救!”    “加大电压!”    “再加大!不要放弃!”    林医生声嘶力竭的喊着,似乎很是着急。    怎么回事?手术出现意外了吗?可他明明就还有清醒的意识啊?但为什么自己就是睁不开眼睛?在场的医生为什么都这么的慌乱?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曹雅希都不知道自己在麻醉药的作用下是怎么听到手术室里发出来的这些声音的,但他现在真的好难受,能不能停下来,不要再折磨他了,让他喘息一下可以吗?    可是他全身无力,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没有办法睁开眼睛,更别说是张口喊出来让他们停下。    曹雅希备受煎熬,也不知在这样的痛苦中挣扎了多久,手术室里的医生终于如他所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可是,耳边为什么会有如此尖锐刺耳的声音……    林医生疲惫的退到一旁,叹了口气,愧疚的说:“死亡时间,八月十三号,上午九点二十六分。”    什么?林医生刚刚说的什么?死亡时间?他不会听错了吧?他明明还有残留的意识,他还活着啊?    曹雅希无力挣扎,他觉得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全身软绵无力,只能任由医生将他推出去,断断续续的听着宋月樱和宁檬崩溃的哭声,只是,好像没有童紫涵的声音……    意识渐渐变得薄弱,在他存留的最后一丝意识里,曹雅希毫无意外的再次想起了童紫涵。    原来,在大学的第一次相遇,已经是他见她的第二次了,只是童紫涵永远都不会知道,早在那么久以前,这个躺在学校花园草坪上的男生,曾在小吃店里默默注视了她很久。    而童紫涵更不会知道,从那个时候起,这个高高瘦瘦的帅气男生,就已经心动了,以至于两人再次相遇,这个男生便深深爱上了她,而她也将心全部交给了他。    耳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曹雅希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救了,他的这一丝残留的意识,恐怕就是对童紫涵的一种不舍的执念。    但是,他现在真的好累,他好想立刻睡一觉,他恐怕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他,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忽然透过来一道刺眼的亮光,曹雅希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挡住眼睛,但却无能为力,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好像是在飞,那感觉很奇妙。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他努力睁开眼,看着陌生的环境,心里说不出的紧张。    “希!希……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是谁在喊他?这声音为何如此撕心裂肺?而且,这句话,他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曹雅希扇动着背后那双洁白美丽的翅膀,缓缓转过身,看向了站在背后苦苦追赶着他的女孩,女孩哭的很可怜,仔细看去,这女孩竟然是童紫涵!    他终于想起来了,这句话,不正是他们刚读大一的时候,参加广告代言选角时用的台词吗?为什么现在的这句话听起来这么的凄凉?    曹雅希多么想抱住她,但是,两人间距离越来越远……    曹雅希努力掩盖那些悲伤的情绪,他温柔的笑着,目光中满是宠爱,深情地凝视着眼含着泪望着他的童紫涵,她的脚步有些踉跄,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冲上去。    曹雅希保持着微笑,轻轻扇动了一下那双洁白的翅膀,缓缓的张开了双臂,希望能让童紫涵投入自己温暖的怀抱,让他再抱一抱她,抱得更紧一点,让她不要再哭泣。    童紫涵哭着,终于迈开了步子,大步朝前跑来。    近了,更近了,只要他再向前伸出一点手,他便能紧紧抓住她的手了,他发誓,这一次,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再轻易的将她的手放开了!    曹雅希笑着伸出手,却意外的抓了个空……    他疑惑的低头去看,却发现童紫涵穿透过他的手臂,直接扑到了尹浩雨的怀里,她将尹浩雨抱得紧紧的,而尹浩雨也轻轻搂住了她。    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在叫他吗?为什么她要投入到尹浩雨的怀抱里?为什么他再也抓不住她了?    童紫涵的眼睛里早已经没有了曹雅希的身影,不管曹雅希多么努力的站到她的面前,她那漆黑的眼瞳都无法倒映出他的影子,而此刻她的眼睛里,只有尹浩雨。    四周的灯光缓缓亮了起来,耳畔是雷鸣般的掌声。    曹雅希这才发现,他回到了大学时代,回到了学校里的大礼堂,这是童紫涵在参加选秀,而尹浩雨就是她的搭档。    可是,大家好像都看不到他,因为台下,就站着应该属于那个时候的他自己吧?    明亮的灯光微微有些晃眼,曹雅希呆呆的看着舞台上成功获得导演青睐的童紫涵,苦涩的笑了起来。    “紫涵,你刚刚……是真的看到我了对不对?你是真的想要跑来扑到我的怀抱里对不对?不过没关系,你就将这一切都看作是你的幻觉吧,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现在我无声无息的帮了你一次,也算是将我欠下的爱情,都还给你了吧……”    曹雅希自顾自的说着,他知道,无论他说多少,童紫涵都不会听到的,但他,就是固执的,想要把一切说出来。    “这样也好,我给不了你的温暖,就让尹浩雨给你吧!紫涵,对不起,是我负了你,我没有时间再等待下去了,我恐怕再也看不到你了,答应我,坚强勇敢的生活下去,不要为我掉眼泪,如果我知道了,我会很难受的,就当我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忘记我吧!现在,我该走了,祝你幸福,祝你快乐,原谅我不能再保护你了,再见……”    说完,曹雅希便飞向了远方,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那一天,童紫涵和宁檬在KTV里,将自己心中隐藏的爱情大声的唱了出来,外面也在一瞬间下起了瓢泼大雨……    你相信命运吗?命运真是一种神秘的东西,它无法被预测,出现的时候,却总是带给我们意外的惊喜,可是,我们却从来不懂得去珍惜。    命运的齿轮错综复杂,随着时间的沙漏,一刻不停的转动着,偶尔,会在我们无法发现的角落,偷偷的调换着位置,将我们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困在里面,将那些痛苦的往事一步步遗忘,让那些曾用心呵护的宝贝落满灰尘,终究,只会把命运的安排看做一场梦,而又不愿去相信梦里所预见的一切,兜兜转转,弯弯绕绕,我们,终是把对方弄丢了。    从初相遇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你已经永远驻扎在我的心里了,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不管你对我是否产生了感情,我都无法将你遗忘,是你让我的心隐隐作痛,但我却无法将你从心里彻底的拿出来,那时候我就确信,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幸福……    既然是命中注定,那么我相信,终有一日,我们会再相遇,只是,到那个时候,我们可能已经把对方忘干净了,但我相信,只要是你,不管走到哪里,不管是什么形态,我们,都一定会紧紧地拉住那根细细的红线,将这份爱永远的保留在心中!    天空中飘起了雪花,你听,那是我思念你的声音……
推荐阅读: 《凰谋凤权》 《教室禁忌》 《苍穹不归》 《乒乓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