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223章:心中有牵挂,死也死不透

    当香城的夜幕再一次降临的时候,距离那场惊天动地的市郊爆炸案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是香城所有媒体在报道这次事件给拟的名字,尽管单寒在第一时间就发布公告做了公关,紧随其后召开记者会澄清说明。    但毕竟爆炸的事件影响太大,想要全部压下去当做没发生,也是不可能的。    单寒一直没有去医院,他在公司与几个副总紧急处理这次的爆炸事故,已经不眠不休有几日。    本来华禧的公关部对公众的官方解释是,华禧旗下的私人飞机托管公司因为措施不当,导致一架私人飞机爆炸,并无人员伤亡,也积极的配合相关部门的审查。    作为影响力极大的公众事件,华禧致歉并诚恳的接受调查批评,积极塑造正面的形象,以求将这次的世间对华禧的影响降到最小。    事实最后的结果也如预期所想,尽管爆炸案波动到了华禧的股市,但因为回应的积极,认错的态度认真良好,股票只小幅度下降,随后又升了回去,还为华禧博得了一个好的口碑。    单寒以为到此,就是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华禧不想社会对公司产生不好的舆论,政府也在控制舆论的发酵。    怎么都是香城乃至这一省的经济支柱,事情越快平息,对谁的利益都好。    不然华禧一震,整个省都要震荡不休。    但是,就在所有媒体都选择闭口不发声,不制造推动舆论的时候,一家不知名新崛起的报社,铺天盖地的大肆宣扬起来这次的事件。    最先是给华禧,给单寒,给所有人都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等单寒拿到报纸的时候,就知道这幕后的推手是谁。    华晨报纸。    这一次详尽报道,大肆挖掘内幕,免费赠送给民众,大有不搞坏华禧名声的报纸,就是上一次曝光黎晏卿秘密女儿和女友的那份报纸。    老板与段泽西之间的恩恩怨怨,单寒做老板的秘书这么多年,也早是耳濡目染,非常的清楚。    上一次,还是他调查的这家凭空出现的报社。    没想到千算万算,独独漏算掉销声匿迹隐藏在暗中,随时准备咬上一口的华晨报纸。    不用说,这是段泽西不死心的卷土重来。    华晨报纸上的报道,矛头都直指华禧和黎晏卿,充满了阴谋与诽谤,单寒细细的看,凭事实和良心而论,里面的内容全部都不属实。    老板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未醒,华禧的几个副总和董事都对内幕不甚了解,想要平息事态,他只能去找秦二爷商量。    他想,能不能用一些‘特别’的手段,将这次的舆论压下去。    谁知军人就是军人,没有商人那些花花肠子,秦淮安都没拒绝,直接把他的人生观摆出来——    “清者自清,何必去理会这些不实的报道。”    单寒无奈一笑,对秦淮安,他听老板说,也听传闻说,很厉害的一个军人。    作为男人,也有血性与追求的男人,单寒是很敬重秦淮安的,崇拜英雄的那一种敬重。    “二爷,你是军人,向来有一说一,说一不二,正直刚正是你的追求,但在商界,如果一味的信仰邪不压正,那这生意这钱,都不要做,不要赚了,您是不知,现在华禧的股票跌到了什么地步,几乎是每一秒,都在亏损以千万计,任凭老板家底多丰厚,也禁不住这样的亏损。”    秦淮安没好气的说:“当初让他去从军,怎样就是不去,现在坐拥这么大的产业,是风光无限,可我看他却要累死。”    “二爷,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板的身体……”    “从军就一定要打仗吗?”秦淮安反问,“我想让他在军队里从事文职,不用他身体好不好,他脑子好使就行。”    单寒倒了杯水给秦二爷,因为是老板的发小,所以他敬重却不觉得敬畏,有些话,他也敢说。    “二爷,您要是真的在部队里黑白分明,您就不会自立门户搞什么雇佣兵了。”    只要有利益的存在,黑白就一定不会分的清清楚楚,中间的灰色地带向来是欲/望与利益的滋生温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旦被缠在利益的大网中,很多事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现实向来骨干,多少理想很丰满很纯净的人步入到商场,官场,身上的白色都渐渐的被染灰,最终彻底染成黑色。    一拳不重的打在单寒肩上,“你小子跟在阿晏身边也学会调侃人了,我是随性不羁爱自由,受不了束缚才选择自由自在,和那些东西没有关系。”    秦淮安怎么会说当初他是因为太耿直木讷,才会被踢出中心,那些人甚至连他父母的面子都不买。    因为他的性格已经威胁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在利益面前,世故情份又能算得上什么。    “二爷,您怎么说都是您的理由,我不与你做这些无用的辨别,但我今天来求您办的事,看在我老板的面上,您也务必得先放放您的刚正不阿,给办好了,不然老板醒来,看他的心血,看他要给老板娘的礼物变成那样,不得吐血又昏迷过去?”    秦淮安喝空了水杯就要砸过去,单寒躲开,看着是嬉皮笑脸,死皮赖脸的不正经样子,但他的态度却是无比的严肃和认真,去请求秦淮安的出手帮忙。    “二爷,不看僧面看佛面,只老板娘和小小姐,就是多么玲珑剔透的人儿,就算不是自己家的,也都心甘情愿的把所有好的都给予她们,老板现在也是给老板娘和小小姐打工,再说二爷要是救起了华禧,最后到老板娘的手中,也可以说成是英雄赠美人,怎么传,怎么都是一段佳话,当然,这佳话是不会让老板听到的,您放心,我嘴严。”    单寒哪里知道秦淮安对他们老板娘的那些个心思,不过是剑走偏锋,却误打误撞上了秦淮安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让他都无力拒绝。    最后,秦淮安答应了单寒,他会在暗中出手,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去平息这场舆论。    但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是香城,不是他呼风唤雨的瑞士,也不是他秦二说的算的香港,有些地方该上下打点的都打点好,别到时候横生枝节,更是麻烦。    当然,这些事故圆滑的做法都是单寒去完成,让秦二爷去做,还不如杀了他呢。    尽管有秦淮安的武力镇/压,这场一边倒的舆论,也轰轰烈烈的宣扬了很久,让华禧亏个够本,才被彻底压下去。    段泽西也不想再以人命威胁的方式与黎家做个了断,支撑黎家在香港,黎晏卿在香城呼风唤雨几十年的根源是什么,是那些盘根错节,富可敌国的家产。    一旦断了金钱的来源,黎家就会像是没有水源的沙漠枯木,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凋零。    他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彻底的击垮黎家。    段泽西早有预谋从商业下手,但他多年压在心头的仇恨让他非常迫切的希望恩怨可以很快的了断,好能让他在阳光下好好的喘口气。    只是有了林宝笙,他想快,都只能用最慢的方式。    在香港那边处理内乱的黎钰早就听到了风声,他甚是担忧儿子和儿媳的情况,却分/身乏术,无法离开香港。    他本以为十几年前的那一次,已经清理干净了生出反心的蛀虫。    但在十几年后,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他表明什么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或者从一开始放的那一把火,就是掩人耳目,偷偷的把反叛的种子撒进土壤,然后开出危险的花朵。    黎钰怕妻子听到儿子儿媳的消息承受不住,就一直有意无意的隐瞒。    但纸包不住火,香城与香港既然都同属于一个国家,媒体传播的速度自然比感冒病毒传染的还要快。    白姝眉最终还是知道在香城,发生在她儿子和儿媳身上的事情。    最先有点是承受不住的,但缓过那个劲,又听到儿子儿媳平安无事,白姝眉的心放下来也不管自己的丈夫,立即就安排人将她送到香城。    白姝眉来的很正好,林美夕在现场亲眼看见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在爆炸事故中没有出来,身体和心理都受到了刺激与伤害。    林美夕现在都需要人来照顾她,更不要说还能去照顾重症监护室里的女儿女婿。    医院有白乾和简锦程,小葡萄始终是穆灵芝带着,但尽管这样还是比不了家人在身边的那样细致入微的照顾。    秦淮安管着所有的大事,帮忙安稳华禧,调查事故。    这时候白姝眉的到来,简直让所有人都热泪盈眶。    黎晏卿是在一个星期后的清晨,醒过来。    这都比简锦程给他的预定期限都要提早很多。    白乾一句话道破天机,“心中有牵挂的人,要死也死不透。”    能不牵挂吗,那是他的挚爱,他的孩子。    不过这次醒来,黎晏卿并没有再能创造出一天就下地,两天就处理工作,三天即刻出院的神话。
推荐阅读: 《嫣然夫人》 《最好的年华爱过你》 《至尊主宰》 《锦世游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