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四十八章 天下为聘

    龙少离一路跟着我到了我的房内,亦步亦趋,我还以为他有什么话说,轻声的问道:“有事要交待?”    “这么艳丽奢靡的衣服,还在怀念在凤栖楼做头牌花魁的日子?”他如平常一般的讥讽让我莞尔一笑的说道:“可别忘了,你还欠我十五万两黄金呢?”    “若真还了你黄金,你便是我的了。”他的话忽然间就暧昧了起来,贴着我的耳边,传了一丝热气,让我有些没羞没臊的脸红了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咳了一声的说道:“本姑娘价值连城,岂是黄金能够买到的。”    “自然,那本相以天下为聘,公主觉得如何?”    这话有些大逆不道,是要铁了心帮自己争夺那一方冰冷的皇椅吗?    他说的极其认真,我看着他那深邃的好像无底的眼眸,漆黑的有些骇人,看的我有些口干舌燥,讪笑着说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当真的。”    “算你聪明,没有当真。”他再一次冰冷的吐了一句话,我算是体会到了他的变化无常,若我当真,此刻闹了笑话的就是自己了,他怎么会接受这般残花败柳的自己。    我看他没有打算走的意图,咬了咬牙,从案台中拿出了几张纸,上方画了几张人形图像,自从上次凤栖楼刺杀失败,我便画了这几个人的头像。    “能在三万御林军里面找到这三个人吗?”我尽量语气清淡的问道,我心里用了很长时间才说服自己,慢慢的将这图纸给摊开,这几个人的模样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海里面。    他锐利的眼眸眯了眯,明明这个人就是自己正在调查的人,那么他查的方向倒是没有错,不过好像层层迷雾,他总觉得他在祠堂里面听到的那个所谓的真相并不是真的,因为若那人是右相,许多的地方看似合理却禁不起细细的推敲。    他看向极力忍耐的女人,薄唇轻启的说道:“除了他,其余的人都死了。”    他的手指向正上方的陈进,说话的同时又细细的观察着女人的面色。    我面色迅速的白了一下,紧紧的抓住洁白的纸张,这几张脸交替着整夜整夜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这么轻易的死了,真是让人不痛快。    那他呢?为什么杀菁悦留着他,按照殷家传流下来的血液,这个男人也早该死了才对,她为什么要留着他?    她是不是丝毫不担心自己的举动会被母皇发现,按照殷亮一手抓紧着后宫,一手影响着前朝,也该杀了那个 男人才对,为什么,为什么要留下他?    我怎么也思索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轻轻浅浅却无比确定的嗓音缓缓的说道:“是他吧?”    他语气听起来好像不确定,又好像很是笃定,我一时间不敢搭腔,生怕这个男人知道些什么。    他心里有些痛,好像隐隐知道为什么她画了三个人的头像出来。其实我想画更多,但是另外的人,我确实记得不太清楚了,后来的我已经没了什么意识,差不多要死了。    “你在说什么?”我一把收起那张图像,胡乱的说了句。    他也不再问,转身的出了门。    女人好像撒了谎,他在看见女人搅在一起的手指时,下意识的如此认为,那么他的猜想便至少不是错误的。女人瞒着他不过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被一个身份卑微的御林军夺了清白之身,那么他探听到的消息便是有人用来故意扰乱视线的。    夜半,我正预备着睡觉,龙少离穿着夜行衣闯进了我的房内,之所以用闯的,那是因为他负了伤,从窗户上面掉了下来,砸碎了那纸糊的窗户。    “啊?”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又极快的掩上了自己的唇,哆哆嗦嗦的走向了他。    龙少离狠厉的眼眸暗了暗,在那个御林军的四周居然有那么多人保护,到底是谁在护着那么一个不起眼御林军的安全,急于想知道真相的他,不小心便中了圈套。    “你怎么了?”    “没事。”他分明伤的极重,话语里面透着一股虚弱,他轻描淡写,却让我急的眼泪打转。将人极快的搬到了自己的床上,一边颤巍着双手将他的衣服揭开,黑色的夜行衣上面到处都是鲜血,惹得我床单上很快的沾满了血迹,吧嗒的掉了一滴泪,抽抽搭搭的哭了鼻子。    “我能去找府医来吗?”我问了句,他不去找府医却跑到了我这儿,可能是不想让府医知道,不想让府里知道他受了伤。    他虚弱的点了点头,我胡乱的抹了一把面色,连忙去喊了绿姬去找府医。    “你别哭了,丑死了。”他看着女人,心烦的说了一句。    “你今天去干什么了?”我没有心思与他斗嘴,带着哭腔的问了一句,一边焦急的看向门口,这府医怎么还不来。    “那个御林军叫做陈进,不过四周却有许多的好手在保护着他,我没能将人带出宫来见你。”他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在交代晚上的行踪。    “你怎么这么冲动,我不过让你找,没让你去冒风险带人出来。”话语里面有些责备,他倒是听了出来,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的说道:“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阿离,你总是这般的不与人商量,就自己做自己的事情,现在是这样,后世还是这样。”    这话说出口,空气里面死一般的安静,他破天荒的思考着女人的话,那个后世是什么意思?    府医的到来打破了僵局,他看着府医给自己把脉,缓缓的说道:“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话听起来有些哀怨,好像是我辜负了他,错怪了他,甚至不分青红皂白的责备了他,他有些失血过多,头脑怕是不清楚了吧。    府医最后的结果是他失血过多,加上时间耽误的久了些,所以伤势有些沉重,好好地调养便成,如此一来可好,龙府出现了两个要躺在床上吃药的人。    “有劳、”龙少离恢复了自己的淡漠,这般折腾下来,夜已经很深了,府医以伤重患者不能随意移动为由,让龙少离躺在了我的床上。    我却再也无心睡眠,盯着他已经闭眼的面庞,看了许久,也思考了许多的事情。    为什么不杀了那个人的同时,还要保护着?杀菁悦到底在密谋着什么巨大的阴谋?殷亮如此一手遮天,母皇的处境该是同样的非常危险。    “不休息?”他见我低着头思索着,冷不丁的出了声,吓了我一掉。    “鸠占鹊巢,哪有地方休息。”我的话脱口而出,让他成功的黑了黑脸色。    “上来。”他眼神示意着床里面大片空出来的地方,冰冷的吩咐道。    我摇了摇头,他没有半丝的不耐,调侃的说道:“又不是没和我睡过,怕什么?况且要胸没胸,前不凸后不翘的,本相没兴趣。”    “......”    这就不能忍了,我恨恨的剜着他,把眼神当做刀子一般凌迟在他漂亮的面庞,一骨碌的爬上了床,拽过毯子,就自顾的睡了去。    过了好多年我才知道,他根本就伤势不重。    “睡着了?”    他清冷的话语从背后响起,我睁开了眼,我怎么可能睡得着,我摇了摇头,看向他腹下那伤口,虽然已经上了止血粉,也包扎好了,但是始终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充斥在心间。    他又接着说道:“你说那背后保护陈进的人会是谁?”    “殷亮。”我将思考了一夜的结果告诉了他,他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那个长公主本就没什么可顾虑的,能值得他花费时间去用智谋对付的是那个殷亮和殷韶泽。    “那个男人的存在会毁了我的,哪怕总有一天对簿朝堂,他哪怕是一死,也会拉着我下地狱的。”我闭着眼睛,不敢看他的面色,也许他已经猜到了,也许没有,我却连看一眼他的勇气都没有。    “别怕。”他不知道怎么劝慰女人全身泛出的恐惧之意,轻轻浅浅的说了一句。    阿离,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啊。我无奈的在心里说了句。    好像我们都失眠了,就那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到了天边隐隐泛着亮光。
推荐阅读: 《异能中场》 《修真少年闯都市》 《殖装武神》 《巫启